这是个适合横屏观看的城市

165条江河

日夜奔流

(请横屏观看,左为汉江▄▓,右为长江,摄影师@姜轲)

166处湖泊

烟波浩渺

(请横屏观看▓█,武汉东湖,摄影师@陶进)

600余处桥梁及隧道

跨越东西南北

(请横屏观看█■▄,摄影师@陶进)

还有400组动车组

整装待发

(请横屏观看,武汉动车段具备400组动车组的检修能力███,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动车检修基地,约占全国动车组检修任务总量的40%,摄影师@杨文忠▓▓)

 

它是中国水陆空三栖的交通中心

在这片8569平方千米的土地上

公路、铁路、航空▄■▄、内河航运

各种交通线路往来交织

人称“九省通衢”

(武汉水陆空交通枢纽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 

它是中国水域面积最大的大城市

超过四分之一的土地

都被水域覆盖

人称“百湖之城”

(武汉卫星图■■■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 

它就是

武汉

近年来

武汉发展迅速

在强手如林的城市竞争中

排名连年上升

(武汉综合经济竞争力变化,依据中国社会科学院▄■▄■《中国城市竞争力第17次报告》,制图@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 

在代表未来的科研能力上

武汉位列全球第19位

中国第4位

(2018年全球科研城市排名▓▄▓▄,由《自然》杂志发布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▄▓)

武汉

究竟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▓█▄■?

在星球研究所看来

武汉就是纵横的江湖

而数千年来

江湖奔流直下

塑造了这个城市

也塑造一个快意的人间

 

江湖

大约百万年前

重庆与湖北之间的巫山山脉

被江河切穿

形成长江三峡

江水冲出峡谷滚滚东逝

长江

就此诞生

(长江三峡,图片源自@VCG;学术界对三峡贯通时间仍有争议▄■▓,具体观点有距今千万年至数十万年不等,此处选取其中之一)

在湖北境内

东出三峡的长江

与其他水系一起左右摆荡

裹挟的泥沙不断沉积

从而形成江汉平原

武汉

就位于平原的东部

(江汉平原及周围地形▄▓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原本位于此处的山地丘陵

被泥沙掩埋

变成了一个个低矮的残丘

散布平原、点缀城市

例如龟山▓█、蛇山、珞珈山、磨山

(磨山█■▄,位于东湖旁,海拔116.3米,其上建有展示楚文化的复古建筑楚天台███,摄影师@赖炜)

通顺河、府河▓▓、滠水

倒水、举水、金水▄■▄、巡司河等

160多条长度5千米以上的河流

在这里注入长江

长江最长的支流

全长超过1500千米的汉水

也在这里与长江交汇

共赴大海

人称“江汉朝宗”

(请横屏观看,位于南岸嘴的江汉朝宗,左为汉水■■■,右为长江,摄影师@姜轲)

江水水流减缓处

泥沙淤积还会形成沙洲

包括铁板洲▄■▄■、白沙洲、天兴洲

以及已经消失的鹦鹉洲

它们依次排布

有如一条被江水串联的珠链

(沙洲的成因有多种,此处只是其一▓▄▓▄;下图为铁板洲,摄影师@柳斌)

而江水泛滥壅塞

或是频繁改道

或是洼地积水

则形成大量湖泊

武汉至今仍保留大大小小湖泊166个

其中

位于武汉城区的东湖

面积33平方千米

为杭州西湖的5倍

(请横屏观看▄▓,东湖▓█▄■,摄影师@玩摄堂)

但是在武汉

东湖并非面积最大的湖泊

最大的城中湖汤逊湖

位于武汉东南部

面积47平方千米

比东湖大了40%

(请横屏观看,汤逊湖▄■▓,摄影师@柳斌)

然而放眼全市

汤逊湖仍然不是最大

真正最大的湖泊

是和鄂州等地共管的梁子湖

面积280平方千米

其中武汉管辖面积达210平方千米

这才是真正的

一望无际

(请横屏观看,梁子湖▄▓,此湖盛产武昌鱼,摄影师@柳斌)

纵横的江湖

构成了一个生机勃勃的水世界

武汉因此拥有6个国家湿地公园

是中国各大城市中最多的一个

(武汉水系及湿地公园分布图▓█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70多种鱼类在此生息

包括中华鲟、白鲟█■▄、胭脂鱼

以及全国闻名的武昌鱼

(中华鲟,体长可达5米,体重500多千克███,世界最大的淡水鱼之一,图片源自@VCG)

343种鸟类在此繁衍

尤其在候鸟迁徙的季节

群鸟飞集

“一围烟浪六十里▓▓,几队寒鸥千百雏”

(语出自宋代袁说友《游武昌东湖》;下图为府河湿地公园的鸟群▄■▄,摄影师@胡金华)

鲸豚类哺乳动物江豚畅游江中

它们性情活泼

体长1.2米-1.6米

浑圆的吻部

让它们看起来总在微笑

(江豚,图片源自@VCG■■■;但长江流域另一种鲸豚哺乳动物白鱀豚,已经功能性灭绝)

而人类也在水边造城

对他们而言

江湖已经不止是江湖

而是一个通达天下的码头

 

码头

武汉居于天下之中

通过汉水

它可以连接陕西▄■▄■、河南

通过长江

它可以西联巴蜀、东接吴越

再通过洞庭湖、湘江▓▄▓▄、鄱阳湖、赣江

它还可以沟通湖南、江西

从而构成了一张庞大的江湖水网

武汉

就是江湖中心的码头

(武汉对外水路示意图▄▓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▓█▄■)

3500年前

来自中原的商王朝

率先在这里建城

即“盘龙城”

盘龙城负责为商王转运铜锡矿产

坚固的城垣保护着城内的宫殿

商王派驻的统帅

以41厘米长的青铜大钺(yuè)

和94厘米长的大型玉戈

炫耀着强大的军事实力和权威

(盘龙城出土的青铜大钺,图片源自@盘龙城遗址博物院▄■▓,湖北省博物馆藏)

威慑之下

武汉周边地区丰富的铜锡矿产

通过水路汇集到盘龙城

再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原

支撑商代辉煌的青铜铸造

这便是武汉城市史的开端

(盘龙城遗址,图片源自@Esri Image Map▄▓)

此后

武汉的码头承载力越来越强

首先

是人才交汇的码头

四方之人通过水道南来北往

武汉成了他们的交汇之处

春秋时期

孔子来到楚国推广其政治主张

途经武汉时曾差遣弟子

向当地人“问津”

即询问渡口码头的位置

“指点迷津”即由此而来

(孔子问津的地点至今仍有争议;下图为因问津故事而建立的问津书院,摄影师@武汉小涂▓█)

之后

乐师伯牙与钟子期在武汉相遇

伯牙弹奏“高山”之音

子期听出高山之巍巍

伯牙弹奏“流水”之音

子期听出江河之洋洋

正所谓

“高山流水遇知音”

(此事记载于《列子》《吕氏春秋》█■▄;下图是为纪念这对挚友而建造的汉阳古琴台,摄影师@石耀臣)

唐代

国家统一███、政局稳定

人们南来北往更加频繁

于是

王维在武汉“送康太守”

温庭筠在武汉“送人东游”

王昌龄在武汉“送人归江夏”

岑参在武汉“送费子归武昌”

杜牧在武汉“送王侍御赴夏口”

刘长卿在武汉“送屈突司直使湖南”

人们在武汉迎来送往的频次之高

令人叹为观止

(铁门关,古代武汉的交通关隘,摄影师@欧昌宏▓▓)

最夸张的是诗仙李白

他在武汉迎来送往不低于十次

包括“送储邕之武昌”

“送黄钟之鄱阳”

“送二季之江东”

“送孟浩然之广陵”

“送张含人之江东”

“送林公上人游衡岳”

“送友人西飞帝王州”

“陪宋中丞武昌夜饮怀古”等等

堪称“武汉社交小王子”

(东湖放鹰台,传说李白曾在此放鹰,摄影师@李琼▄■▄)

当这些人途经武汉时

长江边上一个醒目的建筑

必然会进入他们的视野

三国时期

东吴孙权在武汉建立瞭望台

以控扼长江

这便是黄鹤楼的前身

而唐代文人骚客们

高调路过、高调赋诗

黄鹤楼又从军事瞭望台

演变成了诗人的观景台

(醒目的黄鹤楼,20世纪重建时移址到了蛇山上■■■,与对面电视塔所在的龟山对应,两山即龟蛇锁大江,摄影师@杨文忠▄■▄■)

开封人崔颢19岁便中了进士

此后游历天下

其笔下的黄鹤楼气象万千

被后人奉为唐代七律之首

(崔颢《黄鹤楼》)

昔人已乘黄鹤去▓▄▓▄,此地空余黄鹤楼

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

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

日暮乡关何处是▄▓?烟波江上使人愁

(后人根据崔颢之诗而建造的晴川阁▓█▄■,摄影师@李琼)

传言李白曾因此诗而搁笔

所谓

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”

但诗仙怎么可能甘拜下风

公元730年

29岁的李白专门约友人孟浩然

在黄鹤楼相见

并为之送行

一首飘逸的离别诗从此流传

(李白▄■▓《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》)

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

孤帆远影碧空尽▄▓,唯见长江天际流

(黄鹤楼内壁画,摄影师@卢文)

又过了约30年

年近60岁的李白饱经风霜

当他与好友再次相聚黄鹤楼

一曲悠然而至的笛声

引出了他的感慨

(李白▓█《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》,江城为武汉别称)

一为迁客去长沙█■▄,西望长安不见家

黄鹤楼中吹玉笛,江城五月落梅花

黄鹤楼还是那个黄鹤楼

人的心境却早已不复当年

(月下黄鹤楼,摄影师@胡寒███)

诗人们的迎来送往

直到宋代依然风行

苏轼、陆游、黄庭坚

范成大▓▓、梅尧臣等

都曾途经武汉或者长期定居

而黄鹤楼则是历尽沧桑

屡毁屡建

长存于唐诗宋词的长卷之中

(黄鹤楼,摄影师@丹尼斯)

其次

是货物汇聚的码头

明代

汉水改道龟山北侧汇入长江

两江分隔出三镇

即汉口▄■▄、汉阳、武昌

(请横屏观看,图中从左至右分别为■■■:武昌、长江、汉阳▄■▄■、汉水、汉口,摄影师@黄蕾▓▄▓▄)

水运带来财运

竹木、粮食、布匹▄▓、绸缎

皮毛▓█▄■、食盐、药材、铁器

各种商品集聚汉口

人谓之“货到汉口活”

贸易通行▄■▓、商人汇聚

汉口一跃成为中国内陆最大的港口

(明代《江汉揽胜图》,左上方为黄鹤楼▄▓,现藏于@武汉市博物馆)

清代

汉口更是与北京、苏州▓█、佛山

并列“四大名聚”

即四大商业都会

一条以商贸着称的汉正街

成为这个城市人口、住宅、车船

最密集的区域

并带动戏曲等行业全面兴盛

人称“戏到汉口火”

(汉正街一带的民族路█■▄,摄影师@玩摄堂)

晚清

武汉的码头优势也被西方列强相中

汉口被迫开埠设关

英俄法德日五国租界

沿着江岸排列

至今仍保留了上百栋风格各异的近代建筑

(英国茶商修建的新泰大楼,现为湖北储备物资管理███,摄影师@玩摄堂)

海外商业文明大量涌入

外国的工厂、银行▓▓、货物纷纷抢滩

除个别年份外

武汉外贸进出口额仅次于上海

常年高居全国第二

因此它与“大上海”并列

被称为“大武汉”

(江汉关大楼,摄影师@咸鱼)

然而

畸形的半殖民地经济

无法给武汉带来长足发展

武汉码头也到了升级的时刻

一个综合交通枢纽

即将应运而生

公元1889年

洋务派官员张之洞向清廷提出

修建一条连接北京和武汉的铁路

奏请获得了批准

张之洞甚至调任湖广总督

直接主持铁路的修建

17年后

京汉铁路终于完工

(现在的汉口火车站▄■▄,建筑外形借鉴了老京汉铁路大智门火车站的形制特色,摄影师@Eterlaine张炜)

再之后

连接武汉和广州的粤汉铁路也修建完成

修建过程中

武汉的清军出省镇压“保路运动”

造成湖北防务空虚

间接促成武昌起义爆发

清朝统治被推翻

中国历史的走向为之一变

(鄂军都督府旧址■■■,武昌起义后建立的第一个省级革命政权,又称“红楼”,摄影师@王兆宇▄■▄■)

但对武汉本地还有另一个影响

即京汉、粤汉两条铁路共同组成了

中国铁路史上第一支贯穿腹地的

南北大动脉

武汉

正是其中的连接点

(现今的京广铁路路线图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▓▄▓▄)

如果说“江湖”是武汉的天赋资源

那么铁路则是武汉的再次升级

水网加上铁路

武汉东西沟通、南北连接

成了真正的九省通衢

也成了中国经济地理的中心

据《武汉通史》的数据

京汉铁路开通后

汉口商品的流通总量迅速增加1/4以上

铁路相关的工业

例如汉阳铁厂▄▓、扬子机器厂等纷纷建立

武汉成了区域工业中心

(汉阳铁厂的一部分后来并入了武钢▓█▄■,下图为武钢的红钢城,摄影师@玩摄堂)

但是

因为战乱和资金不足等原因

京汉▄■▓、粤汉铁路之间

未能建造跨越长江的铁路桥

火车只能通过轮渡转运过江

1950年

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

武汉作为重点建设的城市之一

立即开始了武汉铁路桥的设计

1957年10月

武汉长江大桥正式通车

这是第一条跨越长江的铁路公路两用桥

人称“万里长江第一桥”

(请横屏观看,武汉长江大桥,摄影师@Eterlaine张炜▄▓)

正所谓

“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”

此后的武汉

数十座桥梁次第建起

跨越长江、跨越汉水▓█、跨越湖泊

将三镇紧密连接

数量之多让武汉成为“桥城”

(武汉主要桥梁分布,制图@巩向杰&郑伯容/星球研究所)

包括

双塔斜拉桥

武汉长江二桥

(武汉长江二桥灯光秀█■▄,摄影师@Eterlaine张炜)

三塔斜拉桥

武汉二七长江大桥

(武汉二七长江大桥,摄影师@汪林森███)

悬索桥

鹦鹉洲长江大桥

(鹦鹉洲长江大桥,摄影师@姜轲)

而新的桥梁

仍在持续不断地建设中

(请横屏观看▓▓,图中最显着的是建设中的杨泗港长江大桥,摄影师@姜轲)

也正是这种强大的造桥能力

让武汉承揽了全球许多顶级道桥工程

包括港珠澳大桥设计和建设的60%以上

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选的“设计之都”

武汉当之无愧

(古田桥▄■▄,摄影师@丹尼斯)

进入新世纪

武汉的水运也全面升级

万吨海轮可以从上海直入武汉

(武汉新港集装箱港区,图片源自@长江日报■■■)

从武汉乘高铁出发

4-5小时可以南到香港、北到北京

东到上海、西到重庆

直达大半个中国

(高铁与武汉地铁一号线▄■▄■、高架公路桥交叉穿梭,摄影师@Vincent Lau)

武汉机场

拥有民用航线300余条

包括60多条国际航线

2小时的航程即可覆盖全国主要城市

而第二机场也已经在选址中

(武汉天河国际机场▓▄▓▄,图片源自@长江日报)

武汉地铁

以每年开通1-2条的速度

直追北上广深

地铁运营里程位列全国第五

(地铁武汉商务区站,摄影师@玩摄堂▄▓)

借助以上综合交通优势

以及充足的人才储备

武汉建立了相当完整的产业体系

包括光电子信息▓█▄■、汽车及零部件

生物医药及医疗器械、绿色环保等

四大世界级产业集群

(腾讯武汉研发中心,摄影师@宁波▄■▓)

以光谷为例

它是中国光通信领域最强的科研基地

每天申请的专利数量高达70项

其光纤光缆市场占有率

达到中国的66%、世界的25%

(光谷未来科技城,摄影师@田春雨▄▓)

而100天后

还有一场世界级的综合性运动会

世界军人运动会

在武汉举办

100多个国家近万名运动员集聚江城

规模仅次于奥运会

纵横的江湖

让武汉从区域的码头

到国家的码头

再到世界的码头

路越来越广阔

那么

生活在江湖中的居民

又会怎样呢?

人间

在这座通江达海的城市

人们与江湖共生

形成了武汉人独特的三大景象

首先是形成了

被称为“过早”的饮食习惯

码头的兴起

吸引了大量移民

商人、手工业者▓█、码头工人、铁路工人

纷纷进入武汉

武汉变成了一个移民城市

(出自清代叶调元着《汉口竹枝词》█■▄)

“此地从来无土着,九分商贾一分民”

商人们一早便出街跑生意

工人们也早早到码头装货卸货

为了赶时间及补充能量

人们纷纷在外食用高热量的早餐

这种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

(早餐店里正在准备热干面,摄影师@刘晨璞███)

食客们争分夺秒

边走边吃、边骑车边吃

走得飞快,吃得平稳

才是一个合格的武汉人

即便在店里就餐

也相当随性

拿出凳子就可以当餐桌

(以凳子当餐桌▓▓,摄影师@宁波)

但是武汉的早餐

也进化出了足够的优势

让人们持续保持这种早餐生活

武汉早餐种类多达上百种

热干面、糊汤粉▄■▄、牛肉面、牛肉粉

豆丝、豆皮■■■、面窝、苕面窝

汽水粑粑、煎包▄■▄■、糯米鸡、欢喜坨

油香、烧梅▓▄▓▄、糯米包油条、汤包

足以让人吃一个月不重样

(热干面、豆皮▄▓、烧梅▓█▄■,摄影师@宁波)

而且价格亲民

直到今天武汉平常的一碗热干面

也不过4块钱

这在北上广深完全无法想象

(豆皮,摄影师@宁波▄■▓)

江湖还塑造了武汉人的

居住与工作环境

居民区紧邻江河湖泊而建

这让武汉成为中国最容易实现

坐拥湖景房、江景房的大城市

(请横屏观看,金银湖湿地公园及周边住宅▄▓,图片源自@长江日报)

各种公共建筑、办公场所也都临水而建

例如紧邻东湖的湖北省博物馆

位于沙湖和东湖之间楚河边的商业街

楚河汉街

位于长江边的武汉第一高楼

绿地中心等等

(紧邻东湖的湖北省博物馆▓█,摄影师@丹尼斯)

最值得一提的是

作为世界在校大学生数量最多的城市

其89所高校中

许多大学校园也都临水而建

大大增添了100多万在校大学生的

就学舒适度

(开满樱花的武汉大学,位于东湖湖畔█■▄,摄影师@Eterlaine张炜)

而武汉人也着力加强这种亲水优势

他们在江湖水域及周边广植花木

两条100千米的长江左右岸大道

一条100千米的东湖绿道

风景秀丽、环境宜人

(东湖绿道███,摄影师@玩摄堂)

樱花、荷花▓▓、梅花、郁金香

各种鲜花与水景相映成趣

(东湖樱花园,摄影师@卢小沫▄■▄)

武汉还利用长江、汉江的两江四岸

组成13.2千米长的沿江“大屏”

889栋楼宇依次点亮

打造出美轮美奂的灯光秀

(请横屏观看,武汉灯光秀■■■,摄影师@Eterlaine张炜)

武汉人中游泳爱好者比例极高

城市的管理者

也干脆将湖泊辟为开放“游泳池”

市民在江河湖泊中戏水游泳

这在全国城市中

也是相当独特的风景

人们或是骑着自行车

跳入水中

(东湖凌波门,骑着小轮车的年轻人跃东湖中▄■▄■,摄影师@宁波)

或是摆好姿势

飞身一跃

(飞跃入水的游泳者,摄影师@宁波▓▄▓▄)

或是在水面上

凌波微步

(2011年6月25日的大雨提高了东湖湖面,武大凌波门外的栈桥没入水中,游人来到这里游玩▄▓,成了一道风景▓█▄■,图片源自@VCG)

或是在水上腾起

成为水上飞人

(水上飞人,摄影师@宁波▄■▓)

各个大学之间

也互相比拼水上实力

(武大和华科大学生在东湖竞渡赛艇,图片源自@长江日报)

最着名的当属一年一度的渡江节

它源于1950年代

毛主席两次在武汉横渡长江

之后就变成了这个城市最火爆的活动

每年都有来自不同国家的数千人参与其中

(渡江节▄▓,图片源自@长江日报)

对水上运动的熟稔

让武汉人对其他运动也是相当拿手

自从马拉松在武汉落地

就迅速蹿升为城市焦点

有人说武汉人只要有一双跑鞋

就有一颗跑马的心

(武汉马拉松与黄鹤楼、长江大桥▓█、高铁同框,摄影师@陈卓)

当然

马拉松很快就有了“更武汉”的玩法

水上马拉松

(武汉水上马拉松█■▄,在东湖进行,游程10km,摄影师@陈丹妮███)

数千年来

武汉人的生活从未离开江湖

可谓是

江湖塑造了武汉

武汉融入了江湖

(知音号,武汉人把他们的百年江湖故事搬到这艘老式轮船,创造了一个水上漂移的剧场▓▓,摄影师@玩摄堂)

滔滔江水奔腾而去

浪花淘尽往日云烟

时至今日

这座江湖之城

已然是日新月异

每天都不一样

(武汉二七长江大桥,摄影师@严本宏▄■▄)

但数千年来从未变过的

依然是这里

日夜奔流的纵横江湖

以及江湖之上的快意人间

正所谓

(清代符秉忠《黄鹤楼楹联》)

爽气西来■■■,云雾扫开天地憾

大江东去,波涛洗净古今愁

 

本文创作团队

撰稿:所长

图片▄■▄■:任炳旭、余宽

地图:巩向杰

设计▓▄▓▄:郑伯容

审校:云舞空城、撸书猫▄▓、王朝阳

 

【参考文献】

1. 皮明庥等▓█▄■,《武汉通史》,武汉出版社▄■▓,2006

2. 武汉地方志编纂委员会,《武汉市志》▄▓,武汉大学出版社,1998

3. 于志光,▓█《武汉城市空间营造研究》,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,2010

4. 张信宝等█■▄,《黄河、长江的形成演化及贯通时间》███,山地学报,2018

5.郑洪波等,▓▓《长江的前世今生》,中国科学,2017

6. 武汉市水务局▄■▄,《武汉湖泊志》,湖北美术出版社■■■,2014

7. 陈贤一等,《图说盘龙城》▄■▄■,武汉出版社,2017

8.武汉市水务局,▓▄▓▄《2018年武汉市水资源公报》,2019

9. 郑惊涛,▄▓《弯曲分汊河段泥沙运动规律研究》▓█▄■,重庆交通大学,2008

10. 方方,▄■▓《武汉人》,南京大学出版社,2012

【编辑▄▓:刘航】